氣候變暖與公地悲劇

2020-3-5 17:09 來源: 老汪聊低碳

    草原,一望無際的草原。溪水潺潺,小草青青,這是一片放牧者的天堂。一戶牧民發現了這里,很自然地,他們在這里安定了下來。飼養了很多的牛,羊和馬。他們很小心地呵護著這片草地,在放牧時都盡量避免在同一處草吃得太多,以利于他們的重新生長。當然,在這片一望無際的草地上,他們也不用擔心沒有合適的地方放牧。

    又來了幾戶牧民,在這看似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草地上,新來了一些朋友似乎并不是什么壞事。他們很友好地相處著,白天一起放牧打獵,晚上一起喝酒唱歌。相比之前,除了多了一些歡樂和喧囂,這片草原上似乎并沒有什么變化。

    然而好景不長,一種隱隱的焦慮漸漸出現在每個牧民的心頭,首先,草地的盡頭雖然望不到邊,但這并不代表它是無窮盡的,這一點已經從幾位喜歡遠行的牧民上得到了驗證。其次,隨著牲畜數量的增長,就近的草地已經有過度放牧的跡象--這可能導致草的生長緩慢甚至死亡。

    現在的牧民們,雖然表面和和氣氣,但是背地里都在擔心本該屬于自己的資源被別人掠走,漸漸地,這種擔心變成了行動,那就是在別家的羊把草吃掉前先讓自己的羊把草吃掉。

    牧民們不再結伴放牧,在適合放牧的季節,他們都各自暗暗較勁,讓自己的牛羊搶先占據最優質的草地,當然,這一招在以后也失去了作用,先來先得也并非神圣不可輕犯的鐵律。

    已經被吃過的草地也不再被呵護起來,因為在連草根一起被吃掉之前,還可以讓很多的牛羊飽餐一頓。

    當然,為了更快地搶占資源,所有牧民們都在盡自己的最大努力擴大自己的牲口數量——即使他們知道這將會對這邊草地帶來滅頂之災。

    終于,牧民們坐在一起,商議解決問題的辦法,然而在放牧權分配方面一直沒有達成共識。先發現這片草地的牧民認為他們應該分得更多的資源,后來者則以“每戶人獲得的資源總量應對等”予以還擊。人丁興旺的牧民希望按人口分配資源,而牲口數量多的牧民自然就會要求按照牲口數量進行資源分配。這樣的爭論直到所有的草都被吃光都沒有結束。

    結果是明顯的,原本一望無際的青草地,因為過度放牧變成了一毛不拔的荒地。在尋找到另一片草原之前,牧民們不得不殺掉他們的牲口,以保存通過殺雞取卵獲得的僅有果實。他們知道這是他們的最終下場,但是他們還是選擇了這條路,因為在“你不拿走別人就拿走”的相互猜忌上,這是他們不得已的選擇。

    這是在1968年,英國學者哈丁發表了一篇叫做《公地的悲劇》的文章中提及的故事。后來,因濫用公共資源而導致的悲劇就叫公地悲劇。在人類的發展歷程里,無數次的上演公地悲劇的故事。

    其中空氣作為人類最廣泛使用的公共資源,曾經也被認為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東西,而在另一個問題上,空氣資源貌似變得及其的珍貴,那就是氣候變暖問題。

    氣候變暖問題是一個典型的公地悲劇問題,對于空氣這個人人唾手可得的資源,人們曾經天真地認為,人類如此渺小,無論怎么折騰,都不會影響到空氣。直到20世紀初,科學家們發現:人類文明發展的動力——化石能源,在使用過程中的副產物溫室氣體,會導致地球溫度上升,如果不加以控制,地球的環境將不再適合人類生存,人類可以向空氣中排放的溫室氣體已經變得非常有限。

    雖然氣候變化一天天地加劇,聯合國也專門成立了組織,召集各國共同制定減排方案。然而各國都站在各自立場上,為了自身的發展,盡量爭取更多排放空間的同時限制它國的排放。

    這種行為是作為“明智的人”的必然選擇,在誰也無法肯定他人會侵占更多公共資源的情況下,當然是自己占得越多越好,這無關乎道德或者其它。長此以往,“公地悲劇”必將上演,人類似乎已經看到了因氣候變暖而走向滅亡的終點。

最新評論

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
返回頂部
国外的人说要给我赚钱吗